造訪京都的九月中旬,時值夏秋交替,據說氣候最不穩定,但也多虧這些許悶熱,讓我遇見了一碗冰,一碗應將終生難忘懷的冰。

吃完大阪燒的午後,行程是要散步過去南禪寺。從入住的 Westin Hotel 出發距離不遠,但有些悶熱的天氣拖緩了步伐,沿途東晃西看的倒也不急。

前方就是南禪寺了,在道路左邊一個像指揮檯、介紹料理的立式看板吸引我的目光,上頭寫著幾款冰,欣喜。此趟京都有幾樣東西是一定要吃到的,葛切、豆腐、抹茶,還有一碗能眼看綠意、沁心脾的冰,口味不拘。無預期的安排在此真好、剛好。


↑ 路旁低調優雅的招牌以及引向不知深處的石子路


↑ 來此用餐需先走完一段長長的石子路,走完心也定了

取名為「櫻鶴苑」的這處低調的很,得把長長碎石路先踩到盡頭才能見到。不知是如何發現我們的到來,服務人員從古樸木屋優雅現身,表明是要吃冰後,親切有禮的帶往右邊木屋,指引脫了鞋,服務人員推開的不是木門、是一道直入心裡的風景,橫幅綠意讓我沒發出聲音的讚嘆,那是個榻榻米房間,外頭有一綠意盎然的日式庭園,靜靜被保存著,像是就等今日一見。


↑ 服務人員的手一推,我眼睛也亮了


↑ 到櫻鶴苑吃冰招待的是這間,跟用餐不同棟

宇治金時抹茶冰應是經典,但直覺要我點另一款青梅冰。送上來,那是一宛堆成錐狀的清冰,在山頂灑了些金箔。「就這樣?!」這一碗可是要價一千日幣(約台幣三百初),見了在心裡滴咕,但一嚐,嗯...是我低估了。


↑ 一碗1000日幣的冰就這樣?別被表象給唬弄了

狀似清冰,湯匙舀了送入口,眼睛瞬間一亮,儘管明知沒有鏡頭在旁,情緒仍不自覺做到最滿。不得了,這剛好的酸甜、這沁心的清香,明明沒有澆淋任何糖漿,這滋味究竟從何而來?事後分享給朋友,朋友說莫非是分子料理?


↑ 也沒其他料,就一顆醃漬軟爛的青梅,像是放了顆梅子的日本便當


↑ 如此簡單,卻是如此不簡單的一碗冰

我知道傾心的眼前這刻終將難忘了,暗藏角落Bose喇叭流洩的樂音像配合著斗室外的風景,輕緩舒心,一如進來時的拉門還有這碗狀似樸實的冰,暗藏的絕景與驚喜,都低調的等待有心人來開啟,跟這座千年古都一樣,沉穩不張揚,只需稍稍一品,便留在心悠遠留長。

櫻鶴苑

「Ean 的世界大旅攝」,歡迎來入駐!

, , , , , ,

Ean197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