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九月,台北入了秋,這兩天最高溫隨即降了幾度,雨也落下來。
敲下鍵盤的此刻,捷運車窗正播放芝山、士林一帶的斜雨綠樹風景,用來想念那個去上海衡山路後來也下了場大雨的午后,剛好。

行前,去過上海的一位朋友推薦可以去衡山路走走,其不改用詞犀利的說:「不過出了地鐵站看到衡山路兩旁的法國梧桐樹,就可以回頭了」。

他說的也沒錯,來衡山路要欣賞的確實就是道路兩旁種植的法國梧桐樹,
不過是可以走走逛逛的看上一段,不用急著馬上離開啦。

老實說我之前不認識這樹,只覺得「梧桐」很常出現在文人的詩詞散文裡。
如宋朝一位知名女詞人李清照的「聲聲慢」,就也藉著梧桐來表現心中寂寥。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悽慘慘慼慼。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中間略)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另一首很有名當中亦提到梧桐的詩是曾被拿來譜曲變成流行歌的「獨上西樓」,
乃來自《相見歡》(李煜‧唐),摘錄其中一段為: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嗯嗯...似乎在不少詩作裡,與「梧桐」共同出現的兩種元素是:「雨」、「愁」,
不曉得是什麼原因造成這之間的神祕關連性,
種植梧桐是多雨的地區嗎?那日專程欣賞法國梧桐的下午後來的確有場傾盆大雨落下,
不過也是這種陰雨天,正能顯出梧桐葉的透綠。

而「愁」呢?梧桐容易使人愁嗎?那這種植物還是少種得好,呵呵~
或是多愁善感的詩人多喜歡院裡有株梧桐相伴?
再者,為什麼「梧桐」加上「雨」就「愁」呢?(喔~感覺有點像是在進行統計裡的交叉分析耶 >< )
是因為雨落在大片梧桐葉上的聲響特別淒清嗎?那時並沒特別注意到。

因為難得,特別近距離的觀察法國梧桐,
樹幹皮紋實在有趣,很像是經由 Photoshop 的「木刻」濾鏡處理過一般,
一塊一塊的顏色,有如淡一點的迷彩。

衡山路在租界年代是被法國佔領,因此這一帶留有不少異國風味的老房子,
有綠樹相伴,格外有味!


要照的是這塊牌子上的字:優秀歷史建築,「優秀」!?

若是下午到這,可以找間氣氛不錯的咖啡店坐下來,為了看樹?絕對是的!

悠哉散步在衡山路的這個週日午后,人很少,
不過到了晚上,這就會搖身變成「酒吧一條街」來著,當晚有坐在車中經過,街道抹上霓虹,熱鬧了些,有別於下午的幽靜。

插個題外話,每到一個國家都對該地方的水果特別感興趣,
雖然台灣是水果王國,這點台灣人真的很幸福!
不過總還是會好奇想嚐嚐不同品種水果的新鮮與口味。
還沒出發前,老哥問我想吃什麼,果斷的回答:「水果」。
從抵達的第一天開始,便開始四處物色,「莫非定律」總在這時特別靈驗,越是想找,那些平常隨處可見的水果攤就像是約好一般的隱藏起來,
終於回台前一天在衡山路上看到了一家水果店,開心啦!
我最喜歡問的問題是「這是哪產的?」
當過去只在地理課本上出現的地名被一一唱名:新疆、煙台、山西,頓時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最後買了下圖的蘋果跟造型可愛的幡桃,以及最下面那張擺在最前面的大桃子,
原本以為那是水蜜桃,結果脆得很,應該就是一般甜桃。




悶熱的天氣,雨最後還是下來了,
最後就放上一張很寶的單車騎士禦雨照當結尾,
觀察重點是簡單的塑膠袋套頭,希望這位仁兄後來沒有感冒。

Ean197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