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扶輪獎學生聯誼會」在台中辦就職典禮之便回家渡了週末,
週六晚上的家庭聚餐結束後,一群大人們帶著三個小朋友去台中文心南路的公園騎單車,
姪女上週才在二哥的指導輔助下學會了騎單車,最為興致盎然!
看著騎著、跌了、再爬起,我竟也想起了兒時那個興奮學會騎單車的下午,一個廿多年前的回憶。

那晚原是要到大哥家過夜,離開公園到二哥車上拿我的背包準備去搭大哥的車,
坐在二哥車上安全座椅的四歲小侄子不願意,要我去他家住,
跟他說明天上午就可以見面了,回去之後他也要趕快睡覺(其實是我想趕快睡,好累,哈哈)。
他不說話的只左右地一直揮著頭,好說歹說,我仍把背包拿了出來揹在身上,
揮著手跟他道再見,持續地,仍然揮著頭,
一旁的二嫂說我小侄子不會肯的(話說,我目前可是小侄子心目中的最愛No.4哩,註1),若這一走,等等他肯定會嚎啕大哭不止。
想著便很捨不得他這樣辛苦,於是跟我大哥說,那我今晚就去二哥家過夜吧,
回家後,當天沒睡午睡的他即使到了半夜仍很亢奮著。
星期天,小朋友開心的玩Wii,
我就在餐桌上打開電腦爬著格子,繼續寫著未完的上海遊記。
這個一大早就來要把我叫醒的小侄子,一下子跑來跟我興奮地說他剛保齡球全倒了,
一會兒到身邊用很撒嬌的聲音叫「阿叔」,然後將小手繞勾著我彎曲正打著鍵盤的手臂,心頭頓時暖暖的。

傍晚五點多準備要離開去朝馬搭車,
跟他說阿叔要回台北了,下次再來找他,
站在廊上的小小身子又再把頭搖了起來,堅決的不肯接受這即將發生事實,
時間有點來不及了,必須還是得揮手跟他道別,
小侄子只管搖頭,手就是不願意揮舞道別,
這麼小的年紀就得面對佛學裡眾生輪迴需承受八苦中的「愛別離苦」,當下讓我心好酸、為他好捨不得,
蹲下身子希望能安撫他,裝著神采奕奕的表情跟他說:「如果想我,可以打電話給阿叔啊!」這才好像帶給他一些些的希望與安慰。

再次站起來,在門邊跟站在廊上始終不肯移動的他道再見,
這回搖擺頭的頻率停了些,像是若有所思的,怔住,
然後不情願的舉起手來象徵性的揮動一下,掩上,這情景惹得門外穿鞋的我也好難過。

「多情自古傷別離」,學會分離、懂得告別,這功課真的有哪天可以完成嗎...。

 


註1:前兩週二哥跟我說,我的小侄子公布了最新的「最愛排行榜」,名次產生變化,但還好的是他還排在我前面!
2008.8 的最新排行,第一名是我二嫂(小侄子的娘)、第二名是幼兒園的某位老師、第三名是我二哥(小侄子的爹)、第四名是我(小侄子的阿叔)、第五名是大侄子(小侄子的胞兄)。面對這排名,我真是無比榮幸與開心呀!
而我小侄子也比我小時候來得有種多了,我記得很小的時候,我爸媽會問我,他們兩個我比較喜歡誰,那時也不知道是在早熟什麼,知道不管是說哪位,另一位都會難過,於是不管怎麼追問,都是給安全無傷害的「都喜歡」之類答案。
天下為人父母者啊,請不要再殘忍地逼小孩回答這種殘酷問題了。

Ean197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OE
  • 哎呀...
    這小孩才幾歲阿,
    就得排出這會害一堆大人心碎的「我的最愛排行榜」
    你們這些大人就別苦苦相逼,
    為難孩子也為難自己啦!
    哈哈
  • Ean
  • 哈哈哈~
    你小時候也有被苦苦相逼過喔?

    我侄子應該是主動宣布爆料的啦,應該沒有被逼著說,呵呵~
  • sophia
  • 怎麼這麼感人啊…看得我也眼眶有水打轉了…想必"漱口杯阿叔"一定也是對姪子相當好,才會引來折柳送別的橋段啊…
  • 真的有感人喔!!??
    呵呵~「折柳送別」這個典故用的真不錯!(我還偷偷去查了一下典故^^")

    妳記憶力實在會不會太好一點啦!「漱口杯」妳也還記得@@ 我真的完全忘記誰是馬桶刷誰是肥皂盒了...

    Ean1976 於 2008/08/21 21: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