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為什麼會寫這篇,
是因為剛剛逛了羅文嘉的blog(他現在在哈佛進修,文筆不錯的他常會po些在美的生活有感),看到一篇他在十月底所po的[秋天 美麗的墓園],
當中有提到他在鳳山步校受訓時一次戰鬥教練課程途中累倒睡在墓碑上的經驗。
哈~想起我也曾跟他一樣都在鳳山步校受過訓,且時間長達半年,佔了我整個軍旅生涯的三分之一,
他偷睡覺的這個墓園是我們當時重要的上課地點之一,常常在那邊帶著武器模擬與敵軍交戰時的演練,常常就在墳墓間穿梭以墓碑為掩護  ^^"。
關掉羅文嘉blog後,剛好一位在步校受訓時睡在隔壁的同梯從MSN上線,他現在在美國念書,好幾個月沒消息,小聊了一下,
就這樣陸續又想起了在步校受訓的一些片段。
 
生命中有一些階段就是這樣,當下苦不堪言,但往後的日子裡總偶爾會浮現讓人微笑的畫面,
對我而言,或許也是對大部分的男生來說,當兵就是這樣的一段,如此微妙的經歷。
 
一年半的軍旅生涯可切成三塊,分別是兩個月的成功嶺入伍訓/六個多月的鳳山步校受訓/九個多月的成功嶺下部隊,
當中以鳳山步校受訓的日子最平衡,苦樂參半。
值得回憶的事情還真是不少,其中最難忘之一就是俗稱步校受訓的畢業旅行-在外過夜的數十公里長行軍,
好深刻,好多那時當下的感覺與畫面至今仍清晰記得,
找出當時po在班版上的一篇紀錄文章與幾張同梯拍攝的珍貴照片放上來,
不做任何修改保留當時的原汁原味,分享那個留在SARS期間的五月初夏...
 
這星期二至星期四的三天野營是步校半年受訓的重頭戲,
行程規劃是第一天早上從步校行軍到鳳鼻頭,全程約廿公里,
(註:鳳鼻頭是在高雄縣林內的一個海港,距離墾丁約九十公里,到了那才知道原來要去小琉球都是在那邊搭船的)
第二天是在那邊參觀那的海岸防禦工事及灘岸決勝的說明,然後晚上七點多就要就寢,
第三天的凌晨兩點多起床後開始再行軍回步校,
大概八點多在步校後山吃完早餐後開始進行排攻擊的訓練,一般到那時候都已經接近人類體能的極限...
 
第一天早上從步校營區出發,艷陽高照,還穿著長袖,熱斃了...

星期二,太陽大到讓人還沒出發就已冷汗熱汗直冒!
要死了要死了...
背著野戰背包,一把槍,一把小十字槁,防毒面具,S腰帶水壺小書包,望遠鏡,EM7(通訊器材),
哈不啷當,站著不動就很重很累了...
一路上,上坡下坡,頗喘...
當中最可怕的是在經過一段爬坡時,
毒氣的信號發起,
必須要在中午十一點大太陽約三五.三六的室外高溫下戴上防毒面具徒步約十分鐘,
各位啊...
那防毒面具戴上去,感覺是快要吸不到空氣的啊,
悶到快要窒息,
然後感覺頸部以上開始噴汗,一片一片的濕潤...
那時真的已經快受不了了...身體熱到起雞皮疙瘩,
好噁心好難受的感覺!
教官下令狀況解除後到中午用餐地點的那一段路,
我都是幾乎邊走邊想嘔吐,
身體發燙,臉頰紅漲,
到中午用餐地點那,用耳溫槍一量,
38.7度!!
嚇死我了! 還好一個小時之後,在洗完臉補充完水分後,
又降回三七點多...
 
頭頂鋼盔,身上揹槍加土工器具,還有那個大大的黃埔大背包,在大太陽下走到感覺腳都快著火了!
 
下午用完餐休息過後,
繼續往我們晚上要休息的地方--鳳鼻頭海陸營區前進,
磨損的鞋底一步一步踩在發燙的柏油路,
長長看不到盡頭的臨海路為什麼只有兩支紅綠燈可以讓我們稍作喘息...
真的累,真的好累...
心中想著,
哪天我一定要開著車吹著冷氣急速忽嘯開過我所走的路線!
 
那天早晨,鳳鼻頭的藍,至今難忘!
 
鳳鼻頭海陸營區真是個風景絕佳的地方,
我們在傍晚六點多抵達,
橙紅的晚霞搭著漸層的天空,下方就是灰藍灰紫的海洋...
超美! 趁著部隊在清點人數槍枝時忍不住的偷瞄好幾眼,
七點多星星開始亮了起來,
沒有光害,又是上弦月的夜空,
各個星座清楚的排列在黑空中...獵戶,北斗七星,雙子...
頓時有種在度假的幸福錯覺...
 
經過一夜沒有蚊子吵擾的好眠,
星期三在藍色的海洋旁醒來,
天氣依然炙熱,才早晨六七點,在太陽下就可以汗流浹背,
太令人感到害怕了...
八點多,教官無預警的說,等一下我們要回去了,
啊???
頓時上百個問號在部隊上頭盤旋,
什麼什麼什麼??? 現在是什麼情況???
結果據說是為了防SARS,校方做的決定,
中午十二點多,卡車一輛一輛,把我們載了回去,
其餘課程在步校內繼續進行...
賺到真是賺到!!!!
少了半夜的那段無意識趕屍夜行軍!
 
坐大卡返回步校,感覺像是小時候玩電動無意間吃到"跳關丸",真是卯死!世事難料呀~
 
這次野營讓我們隊一下子揚眉吐氣起來,
因為步排預官在步校分兩隊受訓,
結果第一天在走到鳳鼻頭的途中,另一隊掛了十九個,
有的腳扭到有的呼吸困難,還有個臉色發白需要打點滴,
這些人都用隨隊的救護車直接載到鳳鼻頭,
結果我們隊一個都沒掛掉,
這很像是步校前所未有的紀錄...
讓學校的教官長官另眼相看!
 
步校是可以用走走到海邊的...
世界上也似乎沒有什麼地方是用走所走不到的了...
狂妄又驚訝地的這樣感想...
創作者介紹

Ean 部落閣

Ean197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蔡阿彬
  • 版主您好:
    我是2000年掛階,2001年在步校受訓
    最近因為業務需求常跑林園一帶
    也順便繞到鳳鼻頭找尋行軍的回憶
    還記得有個休息點叫鳳啥宮的
    想請教您對於行軍路線是否還有印象呢?
    我想跑業務有空時可以再去繞繞
  • 我是 02 掛階,所以應該要叫您一聲學長好 : )
    我沒印象那個宮的名字了,不過若我沒記錯的話,有可能那就是我們當天中午用餐的休息地方,我是在那喝結冰沙士退燒的,哈~

    那的確是段讓人回味但不想再重來一次的經歷呀!

    Ean1976 於 2012/07/25 00: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