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被下蠱了的標題,的確是這次教召很深刻的體會!

一位好友Mr.T 曾在Ean當兵時說,這種人不由己的苦悶生活就得多靠些想像力,讓自己可以過得比較容易些,真的是很有智慧的一句話耶,的確是這樣。

因此有標題這樣的體會,就是在這百般無聊與無奈下的產物。

看過電影"蝴蝶效應"嗎?就是那種不斷的返回生命中一些重要場景,
其他人都沒變,歷史事件也按照原本腳本一秒一秒繼續發生,但主角的心智與生活歷練已經又是過了十幾年,
而能有這樣一個重新面對並改寫自身體驗的機會其實滿不錯的,算是種自療。

教召這件事當然沒那麼嚴重,但對我來說,在某種程度上是有這樣的功能在。
每次教召進成功嶺,總會有種鬼打牆的感覺,
一樣的房舍,
一樣的餐廳味道,
一樣的戰鬥教練場,
還有,一樣多的吸血蚊子。
有時候在裡頭發了下呆再回神,
都會想,我到底是有沒有退伍過?
這幾年在外頭的工作與生活,會不會壓根都是自己的想像,
因為,真真切切的,此時此刻,我就是坐在芒果樹下頭戴鋼盔,汗流浹背著呀~

--------------------我是趕快回正途的分隔線----------------------

靈魂叢聚

話說第一天在報到時,
幾張臉孔經過,覺得很面熟,
哈~原來是去年教召同連的,那些原本以為此生不會再有任何交集的人沒想到又一起參加了本次教召。

只是去年那些同連弟兄今年還都一樣在我去年編制的營部連(去年擔任的是營部連搜索排排長,其實我也不曉得那是要幹麻),
而我不曉得什麼原因今年卻被編到兵器連,換個職稱變成81砲排排長(這個我更陌生了,從沒摸過這門武器耶,只差沒問"那是什麼? 可以吃嗎?"),因此今年同單位的弟兄是批新面孔,又要重新認識一群人。

應該是太無聊開始發揮想像力了,
在想,這樣的情形就像轉世,不管怎麼轉,身邊的就是這些人,也就是所謂的"靈魂叢聚",
只不過角色或彼此關係會調整,但人的本質上是不會怎麼變的。

"排A 排A",在裡頭大家很少叫名字,於是多被這樣喚著,頂多正式點前面加個姓,一直以來也很習慣這樣被叫。
幾個去年排上的幹部見到,問我怎麼投誠了?
(去年教召經驗其實滿愉快的,因為幹部都很幫忙,七天下來相處很融洽,而這批幹部原班人馬都還在同一編制,
只有我莫名奇妙的跑到另一單位去了。)
當下的那些善意,互動起來總是覺得窩心。

熟悉臉孔

而走在營區中,偶爾對面一個和善的相視而笑眼神,
臉孔我記得,但實在是不認識,
那可能是來自去年教召我揹值星時在隊伍中的某一召員,
那種被記得的感覺真不錯!

因為時間才過一年所以大家印象都算鮮明,若再過幾年或印象沒那麼深刻,
會不會兩個人就同時比出食指,站45度側身,眼睛瞇著說"等等,我一定看過你",
這就很常發生在我們的生活中啊!
只是可能那些感到熟悉的人,就不是一起教召的弟兄,甚者,會不會真的就是在前幾世的舊識了。

當我們都不再是原本的自己

教召第三天是一般兵的報到日,
早上不到八點,我就坐在專長鑑定組的棚下,翻看著帶去的書,
"小陳排" 一個開心的聲音從我左邊出現,
這個下部隊被叫了九個月的稱號怎麼會在這時候出現,愣了一下,
一看是之前當兵時隔壁連的志願役幹部,那時常會當他車上的押車軍官(這個涼差我最喜歡,哈),
笑了出來,我問"你怎麼還在這?"
"我也是來教召的啦",
早就忘記,那年,他還比我早了幾個禮拜消失哩。
一旁加入聊天的協訓幹部,原來也是那時另一連的輔導長,
難怪我看到時就覺得眼熟,但也沒太積極去相認,
於是開始一起笑聊起當兵時的窘狀,
那種確定一切都已經過去,再聊著的感覺真不錯,
有著置身事外,不會太牽動情緒,偶爾大笑的檢視過去的生命經驗,
這感覺就很像是小說"我在天堂遇到的五個人"的描述耶。

"不會結束的..."
指的當然不會是教召,ㄘㄟˊ 
是體認到人跟人之間的關係,那些因那些果,將會以各種形式公平的展現...
這個草草的結束應該是要用句靜思語來總結的,哈哈~

後記

教召逃不了的總得還是要揹值星,這次排到的是一般兵報到的第二天,其實教召揹值星所承受的壓力跟之前當兵時比起來少很多,但畢竟還是個煩人事。
就在當晚就寢前要將值星交接給另一位幹部時發生了一件讓我悶了兩晚的事,
事情的發生是那位掛中士的召員幹部不接值星(而值星的順序早在幹部報到的第一天,幾位要揹值星的幹部就排好了,包括反悔的這位),
這位仁兄吃著泡麵大言不慚的說當兵的事他早就忘記了,不要交接給他,當時站在旁邊還真是一整個窘,
當下一把火的原因其實是連結到過去當兵時的類似經驗,那時連上一位很會推的中士,那時也常會有讓人火大的事情發生。
那些不愉快的經驗其實早就不曉得被放去哪裡,被這樣引了出來,大為不快!
只能說那些因那些果,將會以各種形式公平的展現...
嗯嗯...的確應該是要用句靜思語來做結尾的...

創作者介紹

Ean 部落閣

Ean197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ken
  • 還是再度恭喜退伍啦!!

    很有共鳴的標題!在那個環境的人事物真的會讓人特別有感觸,步調很慢,沒啥目標...
    所以容易多愁善感,想東想西..哈哈~
    不過除了成功嶺特有緣外,其實恩公您跟教召也超有緣!!
    話說當時我們單位第一次接教召時,小弟我適時的摔斷右腿後,您就揹起了教召值星官了!
    從此後,連回去教召都背了N次值星!所謂一回生二回熟,
    我想您現在帶教召的功力應該連黃埔官校生也望塵莫及吧!!
    被教召的次數也是同時其中最多的!可說是為了教召和值星而生的男人!!...
    說到這裡不禁肅坐,替中華民國兩千三百萬同胞對著螢幕像您行上最敬禮!!!
    哈哈,最後還是祝您光榮退伍+生日快樂啦!!希望生日禮物會喜歡~
  • Dear Miken,
    哈哈哈~這麼說來,您的黃金右腳成全了我的教召值星命呀!(我苦)
    原來我人生的關鍵字就是「成功嶺」與「教召」呀!(更苦)

    謝謝您的生日快樂禮物,不好意思讓您費心啦!很感動!:D

    Ean1976 於 2008/06/24 23:4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