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咖啡蟲總有個一、兩間不願與人分享的個體戶精品咖啡店口袋名單,特別是當想躲開人潮靜一靜,就會來到這享受對味的個性服務與不受打擾的自在空間。位於陽明山腳邊、藏於天母鬧區幽靜巷弄裡一家2014年才開幕的四一町鍋物料理,就是這樣自成風景的火鍋店,儘管餐廳不大卻區隔出三種不同特色的用餐空間、不見喧鬧與擁擠,在如咖啡館的氛圍裡專注品嚐老闆發心精挑細選的各種新鮮食材,這一刻你將發現夾送入口的不光是美味、而是品味。

藝術 x 火鍋讓美學走入用餐空間

若是在週五到週日前來,會建議你跟我一樣先到附近的天母生活市集逛一圈、接完這一帶特有的美感地氣後再悠閒散步到四一町。就像茶道會讓人先觀葉、聞香後才放入口中感受茶湯的韻氣甘美,當身心調整到最佳放鬆狀態剛好也轉入到天母西路41巷的巷口準備大快朵頤,不難猜到、所座落的地址也是取名為四一町的原因之一。

準備進門前,店外落地窗上展示一件矗立在日本豐島海邊的棋盤腳種子船藝術裝置橫幅輸出,總會吸引來往路過的人停下腳步欣賞。照片中外型像是由原木拼貼而成的放大版榛果,是藝術家林舜龍主要使用八八風災漂流木所創作的裝置藝術《跨越國境 海》,獲邀於2013日本瀨戶內國際藝術季展出。有別於一般火鍋店會直接使用看了讓人食指大動的海鮮船照片來吸引客人,這樣的設計讓客人在進門前就已感受到這家火鍋店將有所不同。

使用原木為主要裝潢元素搭配沉灰石材做牆面,重點式照明的使用營造了沉穩帶點溫馨的居家感,若非有氳氤白煙與飄散空氣中帶有中藥材的特有香氣,可能會讓人想點杯拿鐵、舒服的翻本書坐上好一會兒。投射燈以合適亮度照在牆上多幅的繪畫手稿,一問才知道跟外頭那件裝置作品都是出自藝術家林舜龍之手,竟就是老闆李姊的大伯。四一町的李姊是曾在一台灣知名服裝品牌工作逾十年的女士,藉由長期浸淫設計產業所培養的美學涵養,不僅讓大伯的藝術走入生活成為店內視覺焦點,此外也發揮所長利用尋常素材但不落俗套的手法來進行佈置。

, , , ,

Ean197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衛城山腳下位於雅典熱鬧市區的飯店搭計程車出發,天氣還很炎熱的九月初路上異常的塞,原來是遇上罷工,車子感覺越開越荒涼約莫廿分鐘來到感覺蕭條、滿是塗鴉會讓人想到紐約哈林區的地方,或許是經濟不好大家都得找出口,用藝術的方式抒發,倒也不錯。

短暫地只在雅典停留兩晚,隔天就要飛往聖托里尼,這頓臨別晚餐專程搭車前來。計程車停在一棟跟周遭有些不搭的兩層洋房前,就像出自名門的仕女不上妝也沒任何昂貴珠寶往身上戴,低調站在熙來攘往的人群中還是能被一眼識出其不凡氣質。若非事先知道、恐怕不會想到 2011 年起連續三年獲得 Trip Advisor 網站自雅典快兩千家餐廳脫穎而出的第一名竟是眼前這間甚至看不到招牌的餐廳。白色建築一樓有著優雅的古典牆飾,二樓則採用完全透明玻璃猶如溫室,處在日落後的藍色色溫中格外好看。

擁有典雅外表、其實內在很古靈精怪的餐廳從名字「Funky Gourmet」便可一窺骨子裡的不受束縛。從 2009 11 月開幕至今,短短五年已在美食界創造不可取代的地位,除了獲得Trip Advisor 素人網友們一面倒的好評把這間餐廳推向雅典之最,美食家也先在 2012 年給予米其林一星、緊接在今年 2014 讓這間融合時髦與美食的餐廳獲得米其林二星肯定。如此光環果然讓只收一個月前預約的席位非常搶手,加上整間餐廳也才 44 個座位。據說當時接下來的三週也已全部客滿,但有趣的是、儘管已是這樣一位難求,這餐廳竟然在才剛過的八月拉下門放假去,Funky Gourmet的個性可見一斑。

有別於想像中需要身著西裝、禮服才能放行的米其林餐廳,Funky Gourmet 來得較為輕鬆與時髦,就像餐廳內的空間及照明設計,融合現代風格的高級餐廳與時尚酒吧為一體,因此採Smart Casual(商務休閒)、簡單只穿了件襯衫與休閒褲而來,感覺不會太拘束,這樣才能放鬆接招餐廳企圖用開創性的非常規料理方式來刺激食客感官,讓人稱許的還有主廚們精心設計的菜單乃著重當地與當季,縮短食物里程不僅環保也能確保食材的新鮮度,更重要是希望客人能藉由餐廳廚師們自己的觀點來品嚐創作出的希臘當地美食,在這樣的前提下,你絕對能帶著期待來品嚐廚師不設限所「玩」出來的美食!

 
從2F座位看出去的景致

這次吃的是共有17道料理的1號套餐(Degustation Menu 1),從開胃冰沙、前菜、麵包、主菜到甜點,不只是料理手法就連擺盤都極具創意,這次2小時50分鐘宛如享用了一次希臘版本的懷石料理,賞心悅目、讓人驚艷。接下來就請欣賞一道未刪、全盤皆出的佳餚走秀!

, , , , , ,

Ean197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行中最棒與最糟的同樣都是在縝密行程之外出現想也沒想到的大驚喜。很幸運的在我初次踏上北歐的第一晚,老天爺給我的是前者。

20149月中旬,我來到北緯6228分一個挪威西岸的臨海城市:奧勒松(Alesund)。奧勒松是要進入世界自然遺產蓋倫格峽灣(Geiranger fjord)的起點,因此跟大部分遊客一樣重點都是放在峽灣、我到此只暫住一宿。這天傍晚從倫敦起飛,晚上九點天還沒全黑、我降落在奧勒松超迷你的機場(規模好比蘭嶼機場),在機場取了預約好的車就開往飯店,待上一晚後隔天早上9點就要匆匆離去開始探訪峽灣。

雖然跟這座城市的緣份只有極短的12小時,但卻發生一件將永生難忘的事情。

事情,就在飛機降落的兩個多小時後。

從機場開了約20分鐘的車,穿越許多隧道後來到很安靜的小鎮,Hotel Brosundet 就在水邊。Check-in後到房間把行李放好,照例把房間拍一拍後出門晃晃感受一下北歐初秋的涼爽,晚上十一點多、附近只剩幾間旅館的燈還亮著。來到水邊避開直接光害,抬頭看今晚的星星還不少。等眼睛習慣所在暗度後,發現奇怪怎麼天空還是有些光害且還在移動著,只是光度偏低且有些霧還帶點綠色。


飯店所在的靜謐小鎮,早上醒來從飯店房間望出去的倒映美景

 

等等這該不會是極光吧?怎麼可能,現在才九月,理性的馬上自己打消這荒謬念頭。但定睛再看上一陣子,索性讓相機躺在手上盡可能穩住來個十幾秒曝光,檢視液晶螢幕後可讓我睜大眼睛,螢幕中出現在天空上的該不會就是那個光吧?!

, , , , , , , ,

Ean197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