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7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了有大山大水當這座城市的最佳背景,對台灣民眾可說是項奢求的溫哥華還擁有非常多處讓人看了就想往上躺的大片草皮,不搞破壞、有幾處還會擺上幾座幽默或很具創意的戶外雕塑作品。

從溫哥華市區Waterfront Stanley Park(史丹利公園)方向走去,在WestinBay Shore 酒店門前左側的 Cardero 公園草皮上蹲了8尊鮮紅色的光頭男,我暱稱他們為紅鐵人。八尊紅鐵人圍成一圈、中間空出一個圓形空地,那蹲姿加上一個圈讓我直接聯想到中國古代人張衡的一項科學設計「侯風地動儀」,沒錯,像不像那八個方位下方準備接球、測地震方位的蟾蜍?


這八尊跟下面的八隻很像吧!


圖片來源:http://historydonghan.blogspot.com/p/blog-page_24.html

擁有東方臉孔的這八名紅鐵人沒意外地是出自一名來自中國的藝術家王書剛(同時有在一美術學院裡頭擔任教授,註1)之設計。這組作品的名稱為《會》 Meeting),關於創作理念,這篇報導裡頭是這樣介紹:

一組8個人蹲在地上圍成一圈,以生活中最常見的集體形態,對社會結構作抽象化的概括,8個人全身都是紅色的,表現了中國文化中習見的色彩。

→紅色代表中國很容易了解,但為什麼蹲在地上圍成一圈會是生活中最常見的集體型態呢?這我就不明白了。


紅鐵人小時候被照顧的很好,後腦杓是圓的,所以合適理光頭
, , , , , , ,

Ean197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62度的黃刀鎮是加拿大西北領地的省會,以512公里緊離著上方的北極圈,因此也擁有著極端氣候。最為人所知,這裡是觀賞極光成功率很高的地方,不過集中在日照時間短、常溫總在攝氏零度以下的冬、春月份,最低溫零下廿、卅度不足為奇,歷史上還測過零下五十度的紀錄,那應該是種無感的溫度了吧。極端氣候來到夏天,像要把冬季時短日照的時數給補回來,因此在夏季的黃刀鎮見不到黑夜。


黃刀鎮在紅色框處,橘色手指向下指的那圓弧虛線就是北極圈了。溫哥華在左下的藍框處(原始地圖引用自:Natural Resources Canada

我就是為了要感受這夜半日不落的天文奇景特別不遠千里一路顛簸到黃刀。

文化和語言是根據所處環境發展而來,因此中國人自古就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來規律人們配合大自然的最佳作息。然而這句話若拿來讓夏天的黃刀鎮民眾遵循,肯定就要每天爆肝的工作將近21小時了。六月底造訪黃刀鎮時,太陽是半夜下山,沒多久後的凌晨的兩、三點,就在人們好夢正酣之際又再默默日出。


離開黃刀鎮後半路上下車的休息點,半夜三點多的天色已亮
, , , , ,

Ean197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遙遠的黃刀鎮搭了49小時灰狗巴士趕回溫哥華參加7/1加拿大國慶日慶典,一不作二不休,過了兩天南下到西雅圖再參加生日只隔三天的美國國慶,主要就為了7/4當晚在西雅圖Lake Union施放的煙火秀!

因為聽了孫燕姿的一句話:「等不到天黑,煙火不會太完美」(歌曲<他說>,林俊傑),溫哥華跟西雅圖兩場國慶煙火開始的時間硬是等到晚上十點過後才施放,原因就是要等天黑,因為高緯度地區的夏季日照時間長,總得等到晚上九點才日落、十點過後天色才會逐漸轉黑,這讓民眾好為難啊。


感覺西雅圖人參加國慶活動沒像溫哥華民眾那般重視dress code,這張裡頭的兩位是難得重視服裝儀容的

但,就本次在西雅圖的拍攝經驗,要拍出漂亮煙火可不能等到天完全黑!最好是天空還留些橙轉藍的漸層色再加上煙火綻放,那畫面才叫美啊!

西雅圖的這場煙火是選在一個名為Lake Union的湖施放,這地點選的好,那就好比演唱會在香港紅勘體育館開四面台,一下子觀眾席的位置多了、湖的四面八方都能觀看,同時角度也是任君選擇,不同據點就會坐擁不同風景。


Lake Union 這有整天活動,大夥在草皮上舒服享受著

慎重起見,施放前的兩小時我就繞著湖進行勘景,運氣好、我找到一個兩旁停靠船隻而中間空出的水道可用來盛接煙火倒影。

晚上九點天還亮著,我回到先前所選定的地點,宛如記者會現場已架起了一排腳架,上頭安置都是昂貴的高級單眼相機。剛好中間有個空位留給我,不卑不亢、手指自信的把我八爪章魚腳架固定在木棧橋上,誰說一定要有和人一般高的專業腳架才能拍出好煙火呢!(挺)


我小腳架以蝦米對抗大鯨魚之姿昂首挺立著

設定好鏡頭瞄準方向與完成相機設定後,便開始等待。期間就欣賞天色的一路變化,若當天有人使用縮時攝影,快轉之後的這景色其明暗消長,肯定很美!


這色調我好愛

煙火比原訂時間晚了約十分鐘開始,發射沒幾發我便能感受主辦單位的用心,比起日前溫哥華不能說不美、但明顯創意不足的國慶煙火,西雅圖這場的煙火花樣很多、節奏也掌握得宜,從現場觀眾「Wow!」聲的出現段落與頻率,便可知道這場煙火秀鋪陳與堆疊的邏輯何在。

煙火打在還沒全暗的天空,才美!
, , , , ,

Ean197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行,有時候靠的是一股傻勁,計算多了就難以成行。於是沒想太多,我從溫哥華搭上40小時(註1)、跑了數千公里的灰狗巴士來到位於北極圈下方一點的加拿大西北領域(NT Canada),在觀賞極光的絕佳地點「黃刀鎮」(Yellowknife)過夜3晚,此行的初衷很單純,為的不是極光、相反是想感受高緯度地區夏季永晝的夜半日不落(註2)。

「搭這麼久的車子去,值得嗎?」回來後幾個朋友好奇問道、在返回溫哥華的凌晨疲憊巴士上我也這麼自問。整個想了一遍,客觀加主觀的綜合考量之下我決定了答案:「值得,但不會有下次。」若再追問:「後悔嗎?」,那可就毫不猶豫的說了「一點也不!」

有些矛盾是嗎?旅行很多時候就是這樣,辛苦為的就是個體驗,而難忘的體驗往往多會夾雜著辛苦,但若加上旅途中與人的愉快相遇,那體驗就會從難忘等級升格為美好

這趟辛苦但值得、且不會後悔的美好黃刀鎮之旅,在純淨的極北土地上,我感受到單純、熱心又緊密的人情,感覺很棒,我衷心感謝這份幸運與際遇。

「黃刀鎮讓你覺得最棒的是什麼?」最後一天我坐在車上問著一位隔周緊接要二度離開黃刀鎮、前後已在此待超過一年的加拿大朋友R,他正開著車要載我去買晚上的回程車票(後來又幫我花了約一小時解決25%的車票折扣問題,對此我很感激)。

「朋友!我在這裡有很多朋友」12年前從加拿大跑至台灣交換學生一年、後來又到台教英文一年多的他操著老外腔國語回答我,沒考慮太久就給答案,想見他心中對此早有定見。

, , , ,

Ean197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